主視覺

  • 常常聽到人們形容“碧綠”的溪水,一直在想真的有“碧綠”的水嗎?還是這只是個誇大的形容詞,亦或是多年的污染使得這樣的景象不復見?
  • 台中旱溪康橋水環境營造緣由:時光倒回1970年代台大水工試驗所數值模擬-顯示旱溪從東門橋分洪大里溪不會產生河床不穩定及淤積,誕生今日新聞熱點的康橋計畫。
  • 鱉溪組曲 吉哈拉愛之歌
我們家附近有一條溪
叫做鱉溪
因為之前有非常多的鱉
我們常常
在鱉溪玩水打水漂.....
:::

網站地圖

:::達人專欄

河川治理與管理的生態觀

作者:汪靜明

河川地形上,是自然形成與調整的流動水體;也會隨者時間呈現不同的水文與河道型態。老子云: 「上善若水」 ;這指點出水善利萬物而不爭的水資源特性。然而所謂: 「水可載舟,亦可覆舟」 ;這說明水是有利於人類生存的自然資源,但也可能成為侵害人類生存的自然災源。面對大地上涵養與輸送水資源的河川而言,人類要如何經營,才能取水利而避水災呢?

對於一條在大地奔流的天然河川而言,人類並非其主要構成因素;然而對於人類而言,人們卻很難脫離河川環境與水資源,而存活良久。回顧古今中外,在人類棲息的集水區環境,河川常因人們生活、生產與生態之需要,而進行了人類所謂的河川治理與管理。從水利史可知,我國水利發展可分為疏排、引灌、導運、防守、約束及蓄水等時期,或分為洪水防止、河流治導、河水有限度局部利用及多目標流域性開發等階段(沈百先、章光彩 1979) 。這顯示出河川治理的水利目標,會隨著時代需求而變遷。然而河川治理的原始初衷,主要是以人類安全及福祉為考量;其中河川的治理目標,主要在於防災減災(經濟部 1995) ;而配套的河川管理目標,則在於保育河川水流的自然機能、防治洪水引起之水災,並提供河川區域的適宜使用。隨著時代的社會背景與環境變遷,人們對於河川的環境價值,亦趨於多元化。作者歸納河川治理與管理之目標,主要涵括:防洪減災、生產灌溉、景觀美化、親水活動、生態保育(如基流量保留、棲地改善) 、教育文化等不同考量。

在人類生存與水利開發史,河川的治理與管理一直都是世界各國水資源管理的議題。不同時代與素養的水資源管理者,會因不同的思維,而採取不同的河川治理與管理措施。值得回顧與檢視的是,在古今中外的治水案例中,我們是否能記取教訓,以適宜的方法來經營管理河川呢?遠從我國古代治水的史實中,我們知道鯀治水採取築堤圍堵的失敗案例,以及大禹治水採取疏導的成功典範。近從數十年台灣河川治理的歷程中,我們更體驗到採取加高洪水頻率設計的堤防興建,仍是難以阻擋洪水溢堤、潰堤水災。這些河川洪泛再再說明了:河川是自然界的生態系統,也是大地地文與水文單元;其中的河水是時常變動的流體,人類是難以控管的。尤其,當河川的地文與水文受到人類干擾與破壞後,河川自然調節的生態機能即易於喪失。因此,作者從生態觀點認為,今後人類對河川的治理與管理,若能瞭解河川生態系統的結構與機能,採取符合自然生態原理的生態水利工程方法(ecohydraulic engineering methods) ,才有可能在維護河川生態系統穩定與平衡下,達到人類在安全基礎上永續經營河川環境與水資源的理想。

全球的河川在人類生活環境中,常因不同社群對河川的觀點不同,而衍生出不同的河川環境價值觀,也發展出不同的河川治理與管理方法。回顧在世界各國水利工程界,河川治理與管理的傳統方法,主要是水利工程技術。台灣早年為了灌溉排水防洪抗災,在河川的上下游河段興建了許多混凝土防砂壩攔河堰固床工堤防護岸等工程,來維護河岸與民生命財產的安全。這些硬式的河川水利工程,多是以人類中心主義規劃設計,而被人類治理過的河川,常失去了自然形成與調節的生態機能。因此,近年來世界先進國家倡導生態工法 (ecological working methods) 或近自然工法 (near natural working methods) ,就是期望透過生態水利工程,以維護河川生態系統結構與機能,同時保障人類安全及永續經營的理想(Mitsch and Jorgensen 1989;Mitsch 1998;汪靜明、曹先紹 1998;水資源局 1999ab、2000;彭國棟 2000;農委會特生中心 2000;陳賜賢 2000;林鎮洋 2001;郭一羽等 2001) 。作者從生態觀點認為, 「生態工法」是為生態或保育目的而實行的工程技術或方法,必須掌握生態系統的特性,維持生態系統之穩定。生態工法之設計,應符合自然的生態原理;同時生態工法的適宜性及生態影響(含正面效益、負面衝擊) ,可經由生態研究與分析而評定。因此,任何形式或規模之生態工程實施,在施工前、施工中與施工後等三階段,若能配套進行相關之生態調查及分析,就能藉以提出因時(時間/季節) 、因地(空間/地段) 、因物(生物/營造物)等變因制宜之工程規劃,並評估其生態影響(汪靜明 2001bc) 。目前國內運用河川生態保育原理與生態工法,並實行於施工前中後三階段生態評估之河川生態工法案例極為有限,迄今僅有台灣電力公司委託之大甲溪魚類棲地生態研究及改善計畫之三年生態評估的實證研究(汪靜明 1990c、1992b、1993ab、1998) 。此外,濁水溪上游栗栖溪魚類河川生態研究及魚類保育計畫,目前已進行施工前及施工中之生態研究(台灣電力公司 1993、1995;汪靜明 1997ab、1998b、2000;汪靜明等 1998、2000、2001) ,而施工後的生態影響,則尚待施工作業配套進行生態評估。

作者從生態學觀點認為,這種遵循河川生態系統完整性及其生態演替自然性的河川生態工法,在本質上其實是一種「以生態為基礎,安全為導向,近自然為目標,永續為願景」的河川治理與管理的生態理念與方法。從生態學論點而言,一般所謂是否「近自然」的爭議,仍須對比自然的生態系統作為基準;因此作者認為河川治理與管理,建構在生態系統基礎上生態方法,較易於有基準地評定河川生態機能的自然性。如果生態工法缺乏生態基礎,僅顧及工程結構體表面近自然的協調或美觀,而達不到維護生態機能的近自然,就真是「金玉其外」的美中不足了。作者認為近自然的生態工法,才是內外兼修的理想方法,而這種生態方法不僅限於結構式的硬體工程而已,也涵括非結構式的種樹造林等保育措施。

在早期台灣河川治理工作中,主要著力於河道、水理與水文分析及其相關的防洪工程,而沿革多年的河川治理基本計畫或規劃報告(如水利處 2001abc;花蓮縣政府 2001ab) ,主要著眼於河道、水理與水文分析,普遍缺少環境生態分析及配套的生態保育措施。作者從生態觀點認為,河川治理工作在保持行水區通暢及防災之時,亦應保留河川生態基流量、多樣的水域型態及生物棲地,以維續河川生態系統的基本結構與機能。這些工作之推動,需要水利工程、水土保持、都市計畫、環境工程、環境生態、資源保育、景觀美化等專家所組成的河川環境管理團隊的分工合作,才有可能有效推動與落實。在整體的河川流域管理上,作者建議我們國家應建立長期的河川生態監測系統,以瞭解及建置各河川水系的環境承載量、生態基流量,生態敏感區,以及河川生物之生態敏感季等河川生態資訊,並藉以做為河川治理計畫及管理方案的評估基礎。此外,依據河川生態保育及流域資源管理理論 (Barnes and Minshall 1981;黄書禮 1988、2000;汪靜明 1990、1992、1996、1998c;郭瓊瑩 1995、1999;龐元勲 1999;林維君 2001;翁億鹷 2001)作者認為河川流域整體的管理應包括:集水區的森林保育與水土保持,水道治理的防災與減災、水質與水量保護、生物棲地與多樣性保育、生態廊道與親水空間保留,以及河川社區總體營造與環境教育等層面。這些河川流域管理要項,則須配合國家相關法令,訂定短中長期的政策與計畫來實施。

相關圖片

  • 12c6219cb6700000855a.jpg

選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