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視覺

  • 常常聽到人們形容“碧綠”的溪水,一直在想真的有“碧綠”的水嗎?還是這只是個誇大的形容詞,亦或是多年的污染使得這樣的景象不復見?
  • 台中旱溪康橋水環境營造緣由:時光倒回1970年代台大水工試驗所數值模擬-顯示旱溪從東門橋分洪大里溪不會產生河床不穩定及淤積,誕生今日新聞熱點的康橋計畫。
  • 鱉溪組曲 吉哈拉愛之歌
我們家附近有一條溪
叫做鱉溪
因為之前有非常多的鱉
我們常常
在鱉溪玩水打水漂.....
:::

網站地圖

:::達人專欄

西海岸的毛蟹

作者:劉克襄

冬初時,在東北角雙溪鄉的偏遠山區漫遊。我沿著一條隱密山溪的小徑往上,正在觀察植物時,稀疏的草叢裡露出一只廢棄的白色漁具。

接近細瞧,是一枚橢圓形的塑膠蝦籠。兩節型的漁具,直徑達十公分。一端擁有杯狀開口,可扭轉開來,一看即知,是現今捕捉毛蟹最常見的功具。我因而想到,此間捕捉毛蟹的時日方才過去。

我們所熟知的毛蟹種類,大抵有二種。一種叫日本絨螯蟹,分佈於台灣西北部。還有一種叫臺灣絨螯蟹,多棲息在東部。儘管我們常在山裡的溪流遇見,牠們都是海陸二頭迴游型的蟹類,並非陸封型的淡水蟹。

不過,兩者間的產卵期差異很大。日本絨螯蟹選擇於秋天降海繁殖。臺灣絨螯蟹多在清明時順游而下。兩地的獵捕者也依著牠們的繁殖習性,在不同季節展開捕捉。秋天時,沿著北海岸幾條縣道,常會看到毛蟹的販售。春天時,台東的排灣族,才會展開捕捉毛蟹的祭典。

我佇立的雙溪山區到底屬於西部,還是東部的毛蟹呢?從以上時節,大抵亦可知。我看到的蝦籠,不用說,當然是捕捉日本絨螯蟹的。

這種毛蟹分佈,北自庫頁島、日本,南至中國大陸,以及台灣,中間還包括了好些不連續的島嶼。但台灣的毛蟹經過長期演化,已自成一群。在西海岸,早年從濁水溪以北,以迄宜蘭白米溪,都有普遍分布。

有趣的是,在蘭陽平原的梗枋溪、新城溪與白米溪,它們跟另一種台灣扁絨螯蟹,還能共同生活於一條溪流裡。

日本絨螯蟹背甲青綠光滑,一如大閘蟹,因而還有一中文俗名,叫青毛蟹。如此稱呼,相信年紀大的人,小時都有吃過的經驗。但牠更大的特色,當在於那對長有絨毛的螯,故而名之。

白露立冬之交,此時河川上游的日本絨螯蟹成熟了,個體也變大。牠們會成群順著水流,回到河口淺海處產卵,繁殖下一代。隔年春天,小毛蟹出現大眼後,會溯河而上。歷經艱苦,才能抵達河川中游住下來。

毛蟹喜愛棲息於乾淨的卵石溪流,但在西海岸,多數的河川因工業污染和排放廢水,造成棲息地嚴重受損。再加上河川整治,往往未顧及其迴游習性,造成牠們的數量銳減,唯有淡水河以北的溪流,以迄東北部,較為普遍。

雙溪的毛蟹數量則是北台灣最豐富的一條,儘管有禁獵時節的管制,但山野廣闊,許多當地人還是會偷偷違犯,各自選擇一條熟悉的小溪,佔溪為王。或許是物以稀為貴,在北海岸鄉鎮上探問的毛蟹價格,竟不比同時期的大閘蟹便宜。

看到遺棄的蝦籠,我想像,不久前,此地應該有當地人常在此捕蟹。他可能選擇某一秋日的白天到來,選擇幾處放置點,蝦籠杯口對著順流而下的溪水。通常,每枚蝦籠都會綁一條繩子,半隱藏地固定繫在一塊石塊下,以免蝦籠被臨時的大水沖走,或者漂移。

每只蝦籠裡,都會放進一塊腐敗的魚肉當餌。蟹類通常比較喜歡腥味。我猜想捕捉者一定會選擇腥味較重而便宜的秋刀魚。隔天再前往檢視,通常都會有不錯的收穫。

現今的蝦籠都是用塑膠做的,非常便宜而實用,一次可以買到很多。獵捕者就能廣泛地佈籠。相對地,此條溪的毛蟹,想必會造成很大的滅絕壓力。

以前,不管原住民或漢人,採取的獵捕方式都不採用誘餌。我在大屯溪參觀生態工法時,看到早年的捕捉毛蟹方式,乃利用水流的特性,在河床堆疊卵石,形成大V字型。

接著,在V字漏斗底部,放置一竹編的長長流籠。毛蟹或其它迴流下行的魚蝦,順著水流,往往會游進此一不易脫身的陷阱裡。在大屯溪,有人稱此一獵具為毛蟹罟。

早些年,排灣族人在東部,捕捉臺灣絨螯蟹時,一樣採類似的手法。他們認為只要夠吃就好,因而捕捉的竹簍都有限制大小,太小的毛蟹會讓牠流走。

其實,捕捉還不是最大的壓力,最嚴重的威脅在溪流的改變。除了污染,龐大的攔砂壩與道路阻隔,往往讓產卵的螃蟹回不了家,幼小的無法上溯。毛蟹的危機也提醒我們,一條溪的保育從山上到海岸,從頭到尾,不能缺掉任何一塊。

年輕時,曾經描述毛蟹的悲劇,提到的便是這種問題。沒想到,半甲子後,自己仍在老調重彈,繼續陷入相似的困境。保育之不彰,生態之不顯,著實教人悲憤。

圖:西海岸的毛蟹
毛蟹

關鍵字

相關圖片

  • 12ce82a8e100000074f2.jpg

選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