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視覺

  • 常常聽到人們形容“碧綠”的溪水,一直在想真的有“碧綠”的水嗎?還是這只是個誇大的形容詞,亦或是多年的污染使得這樣的景象不復見?
  • 台中旱溪康橋水環境營造緣由:時光倒回1970年代台大水工試驗所數值模擬-顯示旱溪從東門橋分洪大里溪不會產生河床不穩定及淤積,誕生今日新聞熱點的康橋計畫。
  • 鱉溪組曲 吉哈拉愛之歌
我們家附近有一條溪
叫做鱉溪
因為之前有非常多的鱉
我們常常
在鱉溪玩水打水漂.....
:::

網站地圖

:::國際要聞

水資源啟示錄:壓迫生態系統 反噬人類自身

來源:環境資訊中心


本報2013年5月24日綜合外電報導,江惟真編譯,蔡麗伶審校

大家都知道水是生存所必需。但很少人真正了解,我們之所以能有乾淨的水源,樹木、植物和其他生物扮演著至關重要的角色。科學家跟環保人士警告,這樣的無知,放任有淨水跟水土保持功能的溼地不斷地受到破壞。

德國波昂全球水系統計劃執行長(Global Water System Project ,GWSP)Anik Bhaduri指出,全世界的政治人物和當權者決策時總把眼前的經濟利益擺第一,卻沒考慮到長期下來對自然環境造成的影響。「人類正在劇烈改變著全世界的水系統,對這個系統和改變系統的後果卻不甚了解。」他表示,人類對全世界水資源(其中只有3%是淡水)造成的影響多得不勝枚舉,而且規模大得讓人沮喪,包括:

    加速了侵蝕作用,讓大量的從土壤進入地面水和地下水
    有時甚至在河流入海前就把河水抽乾。
    人類在過去的130年,平均每天興建一個大水,扭曲了自然的水路和千年來依賴這些水流的生態系統和水生物。
    2/3主要河口三角洲因為抽取地下水、石油和天然氣而下陷。有些三角洲下沉的速度甚至是全球海平面上升速度的4倍。

根據《自然期刊》(Nature) 2010年發表的研究顯示,目前全球超過65%的河流都出現危機。紐約市立大學教授、GWSP共同主席和創辦人Charles Vörösmarty表示,這些研究發現已經非常「保守」,因為還沒有足夠的數據來評估氣候變遷、醫療藥品、採礦廢棄物和水資源調度工程對水資源的衝擊。

最近,中國第一次國家水利普查發現,過去20年來,中國已經有28,000條河流消失。大部份專家學者將河流消失歸咎於使用過度,以及調水工程(如南水北調)改變了河流。

「我們對環境的問題只治標,卻未能治本...用水泥、水管、幫浦和化學物質想要解決水的問題,每年燒掉近5千億元。」Vörösmarty指出,問題越來越嚴重,大部份的民眾卻對這些現象和背後不斷增加的成本渾然不覺。

保護和投資「自然基礎設施」(natural infrastructure,如森林與土壤),遠比用水泥跟人工管路管理水資源要便宜,也聰明得多。此種途徑改善生態系統的韌性,能保存生物多樣性,對旅遊休閒和文化產業更加有利。

本周全世界的專家學者將在德國波昂參加「人類世的水治理」(Water in the Anthropocene)會議,凝聚共識,並將提供政策制定者防止繼續破壞全球水系統的解決方案;並針對如何因應水需求增加、生態系統衰退和氣候變遷的挑戰,提出建議給決策者。

GWSP資深顧問、水資源專家Janos Bogardi指出,公眾和政策制定者並未意識到些嚴峻的水治理挑戰。暫且先不論教育,我們急需明確訂定出符合民生、農業和健康生態系統需求的全球水量和水質標準

Bogardi認為,預料未來的聯合國永續發展目標將納入「水資源安全」,可說是水治理的重大突破。「清楚定義這些彼此牽動的需求,對科學家和政治家來說都是一大挑戰。」

每人每天在飲用和衛生方面的合理用水量是40至80公升,但是美國平均每人每日用水量超過300公升,而德國是120公升。在匈牙利都會區,水相對昂貴,用水量為每日80公升。


自然界需要多少水呢?

GWSP科學家根據現有資料估計,從可再生的淡水資源取走約30~40%,就已構成「極高」的水資源壓力,可能造成生態系統崩壞;若能循環再利用、並補回品質佳的水,則可舒緩水資源壓力。不過,開採古地下水,並不符合永續水資源的定義。

Bogardi指出,「訂定水資源安全目標必須小心謹慎,以確保對生態系統而言確實做到可永續發展。」。

Vörösmarty則說,聯合國永續發展目標能否「最大化滿足人類跟自然界的水資源安全需求」,現在仍然不清楚。他問,「水研究社群已經準備迎接挑戰,決策者們呢?」

【參考資料】

    IPS(2013年5月21日),Stressed Ecosystems Leaving Humanity High and Dry

資料來源:環境資訊中心 http://e-info.org.tw/node/86033

相關圖片

  • 水資源啟示錄:壓迫生態系統 反噬人類自身

選項